新闻资讯

作为空军要有征服欲望
发布时间:2016-03-06 22:46:30 | 浏览次数:

我于1886年六月二十五日出生于宾夕法尼亚的格莱德温。这个地方被一度称作梅里恩广场。这是在劳尔梅里恩附近位于 梅因莱恩上的一个小地方。我父母双方的家庭在美国独立战争之前就在蒙哥马利县的牧场上生活了。我的母亲,一位坚定的蒙哥马利县DAR(美国革命的女儿)成员,总是提醒我们,我们的一些祖先——她娘家的4位和我父亲那边的3位——曾参与过那场战争……最早的阿诺德家族主要和本地的钢铁铸造厂有些关联。我的祖父, 托马斯·G·阿诺德, 曾参加过葛底斯堡战役,是本地以为有名的钉子制造商。他的儿子(我父亲), H·A·阿诺德后来却选择学医,所以我生长在当时所有美国男孩儿梦寐以求的快乐环境中。我是“医生的次子”。我的父亲是当地的全科医生,他行医的范围不仅包括一大片有牧场和农民组成的社区,并且还涉及坐落在诺里斯敦的县城,甚至远及费城,因此他的生活丰富多彩。                                                                                                                                                                                                   

除非从布兰迪万和福吉谷吹来的风有特殊的美德,不然我实在想不出那种气候如此温和宾州农业区为何会引导人们走向军事生涯。我们这些男孩儿都认为,诺里斯敦广场上的骑在铁马上的温菲尔德·斯科特·汉考克是内战中最大的英雄,但是在美国其他地方也有他们各自最喜欢的男孩儿,并受到同样的尊重。然而,来自宾夕法尼亚州的终身军人和我的好友都来自宾夕法尼亚,包括乔治·马歇尔和图伊·斯帕茨,以及后来的Uzal Ent乌萨·恩特。乌萨Uzal在普罗耶什蒂的作战指挥,如同汉考克在皮克特的作战指挥一样,成为美国历史的一部分。休伯特·哈蒙生于切斯特;刘易斯·布里尔顿和乔·麦克纳尼出生于宾州更西边一点儿。 甚至连土生土长的新泽西人比尔·哈尔西将军,但是也明智地加入到这个行列中,来到我们家门前马路尽头的斯沃斯莫尔求学。

我们家最直接的军事榜样并非来源于平静的宾夕法尼亚州的乡村,而是来源我的父亲。他在1898年暂时放下他的行医事业,成为了宾夕法尼亚州骑兵队在波多黎各的中尉兼外科医生。从那以后,我的父亲就希望其中的一个儿子能上西点军校,他也可以拉动一些关系争取到一个面试的机会。然而,最开始,被寄予希望成为未来的军事学员和军官的人并不是我,而是我的哥哥托马斯。为我量身定做的则是另一套制服。经过在巴克内尔大学的相关课程训练,我将会成为一名福音教会牧师。

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每当我告诉我的朋友们这些的时候,他们总会哈哈大笑。随着我职业的发展,我对它所需要的信念并不比成为一个牧师的少,或许我也可以说,和任何一个其他的牧师一样多。因为对于我来说,兜售空中力量的理念比兜售“罪恶的报应”需要花费的经历和时间都要多得多。

尽管如此,我仍想不出任何预示我们兄弟姐妹的未来的什么事件:无论是对我的姐姐伊利莎白,我的哥哥汤姆,还是我的弟弟克利福德和普莱斯来说都是如此。在我印象中,也许只有童年的一幕或许和我后来半科学,半疯狂的飞行事业有关系有关系。 1889年夏天的一个早晨,在格莱德温,我见到一位惊恐万分的母亲瞪大眼睛盯着她的两个儿子。那个小一点的孩子只有三岁,气喘吁吁,腰部以上都湿透了,滴着水,而腰部以下却滴水未沾。他的五岁大的哥哥身上只溅了几滴水花,镇定地说道:“哈利想让马掌在雨水桶里游泳,后来他去捞马掌。看见他掉进去了,我只得进去把他捞出来。

我的哥哥,正是以同样的坚定改变了我的命运。当他到了该上西点军校的时候,他他以我的雨水桶解救行动同样镇定,简单地宣布他不去了。他决定留在宾州大学深造,成为一名电气工程师。 

即使我的父亲也无法改变这一事实。但是由于阿诺德医生要求其中的一个儿子有资格参加西点军校的入学考试,你可以打赌他准有一个儿子会去参加那个考试。同时,尽管我的高中校长对我未来做出了悲观的预测,你仍能猜到后来的结果。

尽管名声在外,当时的西点军校对待本科生远不如今天那样严厉。如果我当时得和从我的大儿子汉克起的三个儿子那样,从1936年入校第一年起,就学习他们的那些课程,我可能不会有原来一半那么多的时间调皮捣蛋了。两次世界大战中各部队中的西点军校毕业生的领导能力就有力地证明了西点军校在训练未来的军官上做出的杰出贡献。但是,如同当时的生活一样,那时的军事教育也比今天简单很多。那时我们的生活可以说时模式化的,从格兰特还只是西点军校一个学员时起,这里每天的生活轨迹也没什么大的变化(除了足球赛季以外)。从1903年入学第一年逐渐掌握了学习方法后,我就轻轻松松地保持在班级里中等稍偏下的位置——在100人的班上,我的成绩很少高于六十一名,也很少低于第六十六名。我有时间玩儿足球,充当替补后卫和中卫;同时还是马球队的一员,并且是班级间田径运动会的铅球选手,还和其他的骑兵狂热分子一道驰骋在军事训练场上、马场和我们的保留地上。

我的日记,就如我的备忘录一样,记满了我和朋友的活动提醒以及秘密行动,但是很少有关于军事训练的记录(我甚至从没成为下士学员)。我的学术记录本上堆满了要求学员阿诺德立即报到,解释为什么他“在凌晨3:45进入营房”或“凌晨4:15在营房前徘徊”等的记录。这些夜间的突击并不会困扰小丑们the Chaplain。 这些是“黑手”组织成员的任务。这个特殊的群体的成员由我们亲手选出来的,仅在夜间行动,是一个自觉自律和有效协调的模范。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上一篇:名言名句
 下一篇:全新的燃油驱逐舰

公司简介

ABOUT US
恒翼国际翻译公司是一家专业性强、服务范围广、实力雄厚的大型翻译服务公司,以翻译为龙头并致力于为客户提供多元化服务。自成立以来,本翻译公司本着"质量第一......
评价
恒翼国际翻译公司是一家专业性强、服务范围广实力雄厚的大型翻译公司
优势
恒翼国际翻译公司服务广,服务全,一站式服务,为客户节约了成本和宝贵时间。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400-696-6659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2-2020北京恒翼(国际)翻译公司 京ICP备13005143号
客服热线

免费咨询

400-696-6659

值班手机

18010137225

截止2017/05月

合作客户数

996895

累计服务次数

9666836589

客户满意率

99.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