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是忘恩负义的、善变的,骗子以及欺诈者
发布时间:2016-03-10 23:12:15 | 浏览次数:

人们可以对人类做出这样的结论:他们是忘恩负义的、善变的,骗子以及欺诈者,他们避开危险并对利益贪婪;当你对他们好的时候,他们是你的。他们将为你流血,冒着他们的财产,他们的生命,以及他们的儿子的危险,只要...危险是遥远的;但是当你处在危险中时,他们将转身离去。

当反对人类的伪善时,任何自信的国王,在他的王国或者在他的影响下,在其他任何人中既显著又孤独,他将看到它的雄心在自己的私人领地中蓬勃发展。他们似乎远远超过了其他人所能及,或者至少超越了意识形态。随着生存和权利对他以及他的支持者来说仍然是唯一的担忧,信仰的所有其他的价值和体系产生的后果比一条宠物狗的违反行为产生得更少,或者得到的仅仅是惩罚,责备和约束。权利的物质需求,以及需要维持它的背叛的行为,将遮盖所有的抽象原则。

马基雅维利辩论到由于人们“更多的是悲伤,并且对你没有信任,你反过来也没有义务去保守对他们的信任”。他回复了一个他先前发现很有用的设想。他提议一个聪明的国王应该“挑选性地模仿狐狸和狮子”,当情况是适当的时候,在狡猾和残忍之间犹豫不决。他应该“准备好占有邪恶即使他不得不这样”,并且不会内疚成为“一个巨大的骗子和伪君子”——毫无何疑问的话语中他相信作为一个可接受的政策的恶魔。

关于命运女神的不可避免而又重大的问题,与国王适应变化环境的需求以及这样做的无能为力有关,他仅在最后处理了这个问题。这里他主张命运女神成为人类成功的一个死敌,然而她通常能够被驯服——并且他现在详细阐述他对人类自由意愿的有限效力的信仰——但仅仅是通过武力,或者如一个人处理一个顽固的女人那样:“鲁莽比怯懦更好,由于[命运]是一个女人,并且想要抓住她的人必须击打并威吓她。”

在这个阴暗的舞台上可能会发现切萨雷.博尔吉亚致命的错误。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随时准备用武力反应,并且因此很少绘制较为安静的有计划的撤退路径,他一次又一次地运用着同样的战术,或者可预见地在错误的时间运用,如当他被自己贸然地追逐着的骑士反过来转身杀死他的时候,或者甚至更早当他病倒而他的父亲垂死的时候,并且因此使他的影响力消散:“尽管一个人近来展现出一定的光芒,如此我们认为他被上帝任命来拯救我们,我们也同样看到了在他职业生涯的顶峰,他如何被[命运]遗弃。”

正是在这里,《君主论》,《论述》以及这个时代其他重大的艺术成就之间的最生动有效的联系似乎最彻底地展现。这本书显而易见的主题是它不妥协的自然主义以及它对现实的实证的方法,这些与同时代的绘画和雕像衔接。两者都揭示了对现实的不断运动和变化的坚持。二者隐含地展望在托勒密王朝沉静的重复中欧洲自信的衰减,或者超过一千年或者更多年前,每个人如何理解物质的宇宙怎样被运行。

这些对比的视角之外,马基雅维利的风格中闪耀着不断增长的流行的痕迹,自从十四行诗发明以来渗透至文学界,为了表达自我意识的冲突。换言之,他政治视角的美学的自然主义或许还没有接收到它应得的注意力,即使他童年和成年时代关于世界改变的艺术家对他的影响,诸如贝诺佐.戈佐利,米开朗基罗以及莱昂纳多,仍然是深深地暗示性的。

米开朗基罗人物结构的韵律和强壮揭示了一个世纪之前的艺术家对转变的不熟知。莱昂纳多对他的《安吉亚里战役》的素描,如他改造亚诺河的尝试一样,以及戈佐利在美第奇教堂对波斯妖僧旅程的描绘,随着它骑士的游行强有力地位于肌肉强健的马匹之上,以新颖和精确的方式分析动作,这样做先于伽利略提出他精确的描述十年之久,该描述关于作为一个不断变化的剧场的宇宙,以及关于一个充满了星星排列的万有引力的区域。

更多的或许能够在马基雅维利于1514年早期寄给朱利亚诺的第三首附尾的十四行诗中被提到。这首诗涉及一个礼物关于一只被捕获的画眉,但是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它们灵巧的插入一个展开的戏剧,该戏剧展示了在敌人围攻之下的诗人,甚至如他竭力维持了一个私密的胜利:

我寄给你,朱利亚诺,一些画眉,并不是因为这个礼物是好的或者精美的,而是这样以来在这个时刻高贵的你能够记起你贫穷的马基雅维利。//并且如果在你身边你发现有人喜欢咬东西,你可以利用它的牙齿打击他,这样当他吃鸟时他或许会忘记啃咬别人。//“但是”,你说,“或许它们没有你说的功效,因为它们既不漂亮也不肥胖;背后诽谤者将不会吃它们”。为达到这种效果我用任何此类的话语回答,我也很瘦,我也如我敌人熟知的那样,然而他们在我身上得到了一些丰盛的啃咬。//难道高贵的您最终会放弃你对我可怜的观点,感觉并尝试,以及用手判断或检测,而不仅仅是通过你所看到的吗?

被看见的是他从佛罗伦萨以及罗马的奸诈的政治世界中的流放,他在托斯卡纳意大利语的机智在脆弱的话语中暗示了这些政治世界的精力(我很瘦,我也如我敌人熟知的那样)。这首十四行诗朴实的亲密似乎与变化本身一致,或者与适应一致,尽管它的柔顺被维隆的诗歌所遇见,马基雅维利还没有读到,而且但丁的诗歌他已经阅读了。

合理地,他似乎也写出并且这一次没有完成一个托斯卡纳方言的短篇散文并且它有力地优于其他意大利语的文章,《涉及我们语言的论述或文章》。这篇散文始料未及地即使是毁灭性地关于但丁的评论,他是第一批煽动托斯卡纳语成为文学语言的人,但是马基雅维利将他看作是古典诗人诸如维吉尔的一个盲目的模仿者。尽管他作为一位诗人的伟大,然而但丁对意大利和西方政治的发展行使了不健康的影响。他的错误在于他接受了帝国的统治以及对政治中背叛的必然性缺乏欣赏。这些是导致自欺的重大错误。自欺的一个消灭是《君主论》最重要的目的之一。

即使在他自己时代的科学感觉中,没有这些观点,包括但丁的,公平地说能够被看作是极度的阴郁。政治中背叛的角色裸露着,或者将政治看作是激起背叛的行为,相当于接受一个人栖息于宇宙中而这个宇宙的基础即变化。在这样一个宇宙中,伦理道德问题必须位于第二或者第三位,尽管有着传说的上帝的仁慈和宇宙本身被物质、情感和精神法律控制的事实。政治世界的不确定性需要伦理雄心的一个持续不断的受挫。甚至有天赋的君主必须发现他残忍地受到限制的机遇。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上一篇:新舰在西海岸访问的第一港口是圣地亚哥
 下一篇:无线导览讲解机

公司简介

ABOUT US
恒翼国际翻译公司是一家专业性强、服务范围广、实力雄厚的大型翻译服务公司,以翻译为龙头并致力于为客户提供多元化服务。自成立以来,本翻译公司本着"质量第一......
评价
恒翼国际翻译公司是一家专业性强、服务范围广实力雄厚的大型翻译公司
优势
恒翼国际翻译公司服务广,服务全,一站式服务,为客户节约了成本和宝贵时间。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400-696-6659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2-2020北京恒翼(国际)翻译公司 京ICP备13005143号
客服热线

免费咨询

400-696-6659

值班手机

18010137225

截止2017/05月

合作客户数

996895

累计服务次数

9666836589

客户满意率

99.65%